因顾客的名望而成名的餐馆

因顾客的名望而成名的餐馆

 

    用一些人常常挂在嘴边的话说,许多咖啡馆和酒肆早已成为一成不变的“机构”(institutions);个中道理或是因为其存在悠久,或是因为其建筑物的别出心裁(此类店堂早已被“历史古迹部”登记造册),再或是因为其所处的特别环境及其在人们记忆中的历久不衰。一些大艺术家和知识界的杰出人士对某些馆子就常常情有独钟,每次外出用餐, 总爱去他们常去的地方;因此久而久之便在这些餐馆留下了他们难以磨灭的印迹。<?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比如就在不久之前,在普罗旺斯-圣雷米 (Saint-Rémy-de-Provence) 的艺术家咖啡馆 (Café des Arts) 盘桓终日,还是追忆往昔欢乐情怀的时髦之举。那时候,也即在20世纪30年代,当作家让·科克特(Jean Cocteau)和画家毕加索(Picasso)走在通向阿尔皮勒 (Alpilles) 的大路上时,他们曾伏在咖啡馆的柜台上促膝而谈,柜台的木料因当地人的长久磨蹭而已变得黄灿灿的了。如今物是人非,这家咖啡馆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了。但那美好的回忆却仍旧停留在这些普罗旺斯人的记忆中,或是也许已记入某部感人肺腑、价值连城的著作内;而这本书,当年的店老板是如何一直悄悄地珍藏着。在全法国,类似的情景到处都存在着,过往的艺术家和明星们当年的生活细节,仍在被人们如痴如醉地谈论着……

 

圣保尔-德文斯 Saint-Paul-de-Vence

L'auberge de la Colombe d'Or, 该旅社名叫“金鸽客栈”,位于尼斯地区(pays nicois)一风光秀丽的小村内。20世纪70 年代,画家夏嘎尔(Chagall)曾长期住在这里;其画坛密友如马蒂斯 (Matisse)、卡尔德耳 (Calder)、赛塞尔和毕加索(Picasso) 等人常来此看望他,画家们因而丢下了很多画稿,使得该村简直成了个小小的博物馆。此外,这里距嘎纳(Cannes)不远,因此在30年前也曾是电影明星们聚会的场所,其中主要有:索菲娅·劳朗 (Sophia Loren)、列昂·文图拉 (Lion Ventura) 和伊夫·蒙堂(Yves Mentand)。

 

Nantes 南特(Nantes)的格拉斯林 (Graslin) 广场

 

美丽的格拉斯林 (Graslin) 广场地处卢瓦尔地区首府 (capitale des Pays de Loire) 的中心地带。背靠歌剧院的莫里埃咖啡馆(Café de Moliere)当时便接待过作家斯汤达(Stendhal)来此作客。不远处是1895年以装潢艺术之风格(style d’Art-déco)开业的“蝉声”啤酒馆(brasserie de “tendance” de  la Cigale),遥想当年,安德烈·布勒东(Andre Breton)和雅克·普雷弗(Yacques Prévert) 曾在此相会;雅克·德米(Yacques Demy) 还在这里拍摄了电影《劳拉》(Lola)。 

 

Aix-en-Provence 艾克斯的“两店伙”啤酒馆

 

该酒馆于1792年显然由两个伙计起家,市民们都习惯地称之为“两店伙”酒馆。内部装潢采用的是“帝国”(Empire) 时代的包金, 镜框和天花板也都雕刻精细。后来不幸毁于大火,最近又按原样得以重建。宏伟厅堂的阳台正对着车水马龙的米拉波林荫道(Cours Mirabeau); 林荫道上,建于十六世纪的高大宾馆鳞次节比。作为艾克斯文化生活的圣地,这里将于七月举办抒情艺术节,届时,一些大律师、高等院校的专家学者和国际电影明星将来此聚会。过去,埃迪·皮阿夫 (Edith Piaf)、马塞尔·帕涅尔 (Marcel Pagnol) 和阿尔贝·卡缪(Albert Camus)曾来此酒馆作客。特别是,人们对1857年两前途无量青年后生的热烈对话至今仍记忆犹新,这就是当地出生的画家保尔·谢赞(Paul Cézanne)和作家埃米尔·佐拉 (Emile Zola);佐拉的父亲当年曾在本城一公司任工程师。

 

 

Arles 阿尔勒的凡高咖啡馆 (Café Van Gogh)大师的两幅象征性作品成于1888年,他当时他正旅居于普罗旺斯 (Provence) 和卡马格 (Camargue),生活极其艰难。这两幅作品所描述的是:一幅为室内场景,一幅为室外氛围,总标题为《夜间之咖啡馆》(Le Café de nuit)。咖啡馆至今犹存,并再现了当年的色彩,其对面位于这座历史名城市中心的美丽“研讨会广场”(place du Forum),就是古代和中世纪留下的遗迹。

Grenoble 格勒诺布尔的“圆桌酒馆”(la Table Ronde)该酒馆位于圣安德烈广场(place Saint-Andre),与建于十六世纪的王太子和议会宫 (palais du Dauphin et du Parlement)遥遥相对。其开业在1739年,至今依然沈浸于旧日的传统氛围中;厨房很土,因而是个很不起眼的小地方。然而酒馆所在的格勒诺布尔(Grenoble)市,却是阿尔卑斯山地区的中心城市(capitale des Alpes),素以其近代发展及其所保有的“年轻和学生云集”的特征而闻名于海内外。斯汤达 (Stendhal) 的出生地就离这里不远;此外甘必大(Gambetta)、列昂·布龙(Léon Blun)和萨拉·贝尔纳 (Sarah Bernard) 这些政界人士也曾来此光顾。

巴黎的几处“神秘场所”

 

Maxim's 

餐馆的招牌用的是一店伙的名字,即马克西姆-加雅尔(Maxime Gaillard)。它于1893年开业,很受民众欢迎。但其名声变得如此响亮,却是在欧仁·科缪什(Eugene Comuche)成为店主之后。那时候,几乎整个巴黎都是成日家踏着奥芬巴赫的歌声(airs d’Offenbach),同那些穿着入时的妓女鬼混在一起;而整个氛围却是随着1900年世界博览会的举办而出现的的崭新气象。餐馆的装潢一直保持着原样,在1915至1920年间迎来了米斯亭盖特(Mistinguett)和普卢斯特 (Proust);随后在20世纪50至60年代迎来了欧洲的几位国王(têtes couronnées d’Europe)及著名女歌唱家马丽娅·卡拉 (diva Maris Callas)。现在,该餐馆已转到专门经营女装的皮埃尔·卡丹 (Pierre Cardin) 名下;与此同时,其经营规模也已降为一般酒馆和地方博物馆。但耐人寻味的是,该餐馆在世界各地却有几家分号。

 

Drouant

此餐馆老板是阿尔萨斯人(alsacien),1880年在歌剧院附近的街区开业。有两个名叫“奥古斯特”(Auguste) 的名人曾来此作客。这就是画家勒诺阿 (Renoir)和雕刻家罗丹 (Rodin)。到1903年,后来成为龚古尔文学奖(prix Goncourt)评审团的一很有名望的读书委员会,曾常来此光顾;该文学奖的发起人为一家之兄弟二人,他们都是当时巴黎知识界的姣姣者。自那时以来,当年的开会场所一直原封不动地保存着。所说文学奖,在经过不知多少次的讨论和盛宴之后,总算于在那一年的11月颁发。

 

Les Deux Magots

这是一家很不起眼的小馆子,位于巴黎拉丁区 (quartier Latin) 的圣日耳曼广场 (place Saint-Germain-des-Prés),19世纪末成为浪漫派作家所喜爱的咖啡馆,比如来的人中有阿尔瑟·兰波 (Arthur Rimbaud)。时光接着又过了50年,该咖啡馆也就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作家和哲学家聚会的场所,其中有让-保尔·萨特(Jean-Paul Sartre)。

 

Le café de Flore

同其邻居——前一家咖啡馆一样,这地处圣日耳曼 ( Saint-Germain)街区的咖啡馆也成了当时文人墨客聚会的场所。在20世纪50年代,具有反叛精神、且才智过人的鲍里·维安 (Boris Vian) 就曾在此大谈“存在主义”潮流(courant existentialiste),到20世纪60年代又让位于大胆的“新潮”(Nouvelle vague)电影制作人。

 

La Closerie des Lilas

蒙帕那斯(Montparnasse)街区的这一小小咖啡馆,坐落于一小丁香园内,1847年开业。到19世纪末成为弗尔莱纳(Verlaine)等诗人聚会的首选场所。此外,一个当时正处于流放状态、名叫列宁(Lénine)的人,也曾来此光顾;他并在这里下过棋!再后来,该咖啡馆接待过海明威 (Hemingway)、阿拉贡 (Aragon)、毕加索 (Picasso) 及其他许多人。

 

Le Fouquet's

本餐馆坐落于香-谢里舍(Champ-Elysées)大街,是巴黎夜生活的重要支柱。一百年来,店内同仁对保持高档次的经营理念,一直未曾忘怀。被定为“历史遗迹”后,该店接待过电影界的阔佬和明星以及一些政界人士。

 

 

巴黎其他社交场所及普通民众经常出没的去处

 

- Brasserie Lipp, 坐落于圣日耳曼 ( Saint-Germain)街区,1880年开业

- Brasserie La Coupole, 地处蒙帕那斯(Montparnasse)繁华地段

- Le Café de la Pa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