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芬奇和弗朗索瓦一世之间的对话

弗朗索瓦一世是法国一位标志性的国王。列奥纳多.达芬奇则是一位意大利天才。两位曾经在卢瓦尔河谷这片土地共同度过了一段时间。如果他们在今日重逢,会谈些什么?也许像这样……

弗朗索瓦一世:“我在出生4年之后来到最接近布卢瓦宫廷(cour royale de Blois)的昂布瓦兹城堡(Château d’Amboise),并且在1515年20岁时被封为法国国王。”

达芬奇:“我的朋友,您是多么优秀的国王啊……一位建设者国王!您及时启动一批规模宏大的工程,例如:扩建布卢瓦城堡(Château de Blois),弗朗索瓦一世侧翼楼(l’aile François Ier)就是见证。”

弗朗索瓦一世:“是的,我喜欢建设。我尤其喜欢贵国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和艺术!”

达芬奇:“您还极大影响了卢瓦尔河谷的建筑:‘早期文艺复兴’这种新的风格应当归功于您。您的侍从和财政大臣还效仿您,命人建造了奢华的城堡,例如:维朗德里城堡(château de Villandry)和阿泽勒丽多城堡(château d’Azay-le-Rideau) 。”

弗朗索瓦一世:“我最宏大的工程和最疯狂的梦想就是香波堡(Château de Chambord),它是文艺复兴时期的标志。即使问题没有答案,但是人们都说是您,达芬奇为我设计了这座城堡……”

达芬奇:“不管怎么说,我在1519年香波堡建造工程开始时就去世了。”

弗朗索瓦一世:“很遗憾,在您抵达法国三年之后。您就在我提供给您的克洛.吕塞城堡(Clos-Lucé)去世了。您当时64岁,我22岁。我非常喜欢您,我还把您称为‘我的父亲’。您去世后,我自己保留了您最著名的画作《蒙娜丽莎》(La Joconde),它如今展览在卢浮宫。我自己则于1547年去世。”

达芬奇:“我亲爱的弗朗索瓦,人们可以说我们两个人一直活着:您是因为香波堡,而我则是借着在克洛.吕塞城堡的众多发明创造。”

出发前往卢瓦尔河谷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