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6个最疯狂的修复方案

在巴黎圣母院( Notre-Dame de Paris)遭受悲剧性的火灾之后,世界各地的设计师和建筑师们纷纷为它的屋顶和塔尖设计了修复方案。虽然方案招标还未正式启动,但是首批提案都涉及到这座哥特式(l’architecture gothique)宗教建筑的标志性元素:光,神,向空中升腾。这些提案具有新颖、反传统、乐观、未来风格等特点,以下就是我们为大家介绍的6个独特的修复方案。

“自然圣母院”

-

法国BASE Paris事务所的建筑师克莱芒.维勒曼(Clément Willemin)计划将巴黎圣母院的屋顶设计为一个未来风格的伊甸园(Jardin d’Eden),从而纪念数千根毁于火灾的橡木房梁,被称为“森林”的木架构屋顶正是由它们构建。维勒曼为巴黎圣母院的屋顶设计了新的滴水嘴兽,它们的形象为渡渡鸟、白犀牛以及其他已经或者濒临灭绝的动物,从而警示保护这些动物的必要性。

“火焰圣母院”

-

建筑师马蒂厄.勒阿讷尔(Mathieu Lehanneur)提出了一个与重建19世纪的尖顶相反的方案:他主张用碳纤维和金箔制作一团巨大的火焰当作尖顶,作为圣母院遭受火灾的一个见证。借助这团火焰,勒阿讷尔还希望忠实于基督教中经常出现的主题:火。他的方案还体现了巴黎圣母院历经法国大革命和二战的坚韧精神。

“玻璃圣母院”

-

比利时建筑师樊尚.卡勒博(Vincent Callebaut)提出的方案将历史与当下、人类与自然相结合。他的环保提案重新采纳哥特建筑的经典元素(例如:指向空中的尖顶以及透过花窗营造的光影效果)。他的方案旨在开辟一个可种植果蔬的温室花园从而达到产生的能源大于所消耗能源的目的。卡勒博因此希望“巴黎圣母院凭借它传递的和平与精神信息从而再次让世界为之赞叹”。

“光之圣母院”

-

一家斯洛伐克事务所的建筑师Vizum Atelier提出的构想无疑最具高耸特点:设计一束照亮天空的光作为尖顶,它凌驾于巴黎圣母院的一个塔楼之上。这个具有未来风格的设想体现与上帝无限接近的距离,光是哥特建筑时代的重要象征元素。

“彩色圣母院”

-

AJ6 I Arch Properties Design事务所的设计师亚历山大.范托奇(Alexandre Fantozzi)提出的方案是为巴黎圣母院的屋顶装点最漂亮的盛装:五颜六色的花窗式玻璃屋顶令人想到巴黎圣母院著名的玫瑰花窗。该方案是为纪念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对巴黎圣母院的色彩和哥特式建筑的热爱:“只有教堂正面的大圆窗户辉映着夕阳斜照,在阴影下犹如一大堆钻石,以千万种颜色闪烁,霞光万道,令人目眩,一直返照到正堂里面的尽头”。

“沉思之圣母院”

-

瑞典建筑事务所Ulf Mejergren Architects不寻求按照原样重建巴黎圣母院,它的方案与之相去甚远!该方案认为重建屋顶以及当年由维奥莱-勒迪克(Viollet-Le-Duc)设计的尖顶都毫无必要:其构想是在一个被描绘为“沉思”区的空间让人充分欣赏巴黎的全貌。幸免于火灾的12使徒雕像将在教堂顶守护着一个对外开放的巨大游泳池。

巴黎圣母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