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斯地區,香水業的麥加!」

馬克-安東尼‧科爾蒂奇亞托(Marc-Antoine Corticchiato)在 2002 年創建了自己的「帝國香水」(Parfum d'empire) 公司。雖然他的香水實驗室設立在巴黎,但這位植物愛好者卻心系南方。現在我們就前往位於蔚藍海岸地區的格拉斯(Grasse),馬克-安東.科爾蒂奇亞托在此購買製作香水用的天然原材料,之後,我們還將前往他的出生地─科西嘉島(Corse)。馬克-安東.科爾蒂奇亞托最新調製的兩款香水─「科西嘉弗瑞奧薩」(Corsica Furiosa)和「禁忌煙草」(Tabac tabou)在 2015 年和 2016 年的菲菲獎(Fifi Awards)─香水界的奧斯卡上被評為「小眾品牌最佳香水」。以下就是與馬克-安東.科爾蒂奇亞托的訪談。

與格拉斯地區(pays de Grasse)香水有關的工藝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何等殊榮!

馬克-安東莞.科爾蒂奇亞托(Marc-Antoine Corticchiato,以下簡稱 M-A. C. ):「這種認可當之無愧!格拉斯有許多世代相傳的香水公司,它們在芳香植物的培育以及香水的加工和製造方面擁有獨一無二的技藝。對於所有參與延續這無與倫比的世界聲譽的香水公司而言,此次的專業知識獲得認可堪稱莫大的驕傲。」

格拉斯還有本地種植的鮮花嗎?
M-A. C. :「當然有。一些年輕的農人重新開始了著名的格拉斯鮮花的種植業,例如:百葉玫瑰、茉莉花、紫羅蘭、鳶尾花、百合花、晚香玉、橙花。不過,大部分鮮花的確來自其他地方。如今,格拉斯的香水公司在全球各地擁有或經營成千上萬公頃的花田,例如:印度、摩洛哥、埃及、印尼、馬達加斯加。鮮花大多在當地加工。可以運輸的乳香脂和沒藥、種子、幹花除外。」

您在位於巴黎的實驗室製作香水。格拉斯在您的事業中佔據怎樣的地位?
M-A. C.:「非常重要的位置。格拉斯擁有全球最優秀的公司,讓我能夠買到天然原材料。這裡的原材料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豐富性。製作香水所需的原材料不僅需要有極高的品質,而且還需要它們有恒定不變和可複製的特點。格拉斯的公司擁有這項工藝。格拉斯地區堪稱香水業的麥加!」

您的香水只用天然原材料製作嗎?
M-A. C.:「不,完全不是。從 19 世紀末開始,由阿雅克肖人弗朗索瓦.科蒂 François Coty 發展的現代香水業就將植物或動物的萃取物與合成分子相結合。這些合成分子可以存在於自然界,例如:薄荷腦或者香草醛,這些是『自然』分子;還有一些合成分子由化學家合成以便開創新的氣味。所有香水製造者都使用合成分子以拓展供自己使用的調香台。」

您如何開始創造自己的香水?
M-A. C.:「創造一款香水,意味著講述一個故事,故事的舞臺就是皮膚。我開始創造香水時,常常融入一些個人的生活體驗。我試圖在紙上謄寫腦海中想到的香氣筆記。我從幾種簡單的原材料開始,它們定下香水的靈魂、骨架、主要的基調。之後,我在其中混合加入數十種其他原材料。這個過程有些像一位試圖在樂譜上記錄腦海中交響樂的作曲家。之後,我將配方錄入電腦,然後在實驗室製作樣品。」

從這種初始配方開始,需要許多試驗嗎?
M-A. C.:「數百次!每次聞香之後都會修改配方。之後,感覺。之後,對比。然後重新開始,周而復始。創造一款香水,需要在前期有許多思考。而且還需要大量試驗工作,在瓶內、在皮膚上、獨自一人、與他人一起,才能獲得最終的香水。研究大腦的專家認為,每天用鼻子聞香的人士,即:葡萄酒工藝師和香水師,他們培養了極為獨特的大腦能力。」

香水師最終會脫離植物嗎?
M-A. C.:「一些人會,但我不會!在於 2002 年創立帝國香水公司之前,我曾經長期在一間以分析芳香植物及其萃取方法為主的研究實驗室工作。我還特地研究過芳療。我非常熟悉天然植物。從孩童時起,植物的香氣就能引起我的興趣、讓我感覺愉快、令我激動。」

前往蔚藍海岸地區的格拉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