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浸在香檳區當代彩繪玻璃藝術天地中

香檳地區名列法國彩繪玻璃薈萃勝地。榮登藝術殿堂的彩繪玻璃已具有數百年的傳統,如今更是蓬勃發展。這項藝術如何更新面貌並激發當代創作的靈感?彩繪手法是否仍然跟過去一樣?讓我們在特魯瓦(Troyes)和從事藝術品修復與創作的洛薇·賽利埃爾·文森-貝蒂(Flavie Serrière Vincent-Petit)會晤。
對您而言,彩繪玻璃的定義是什麼?

我想到讓·拉封(Jean Lafond)所說的:「彩繪玻璃是一種裝飾作品,裝飾效果來自其半透光的材質(……)而主要的元素直至今日仍是玻璃。」這個定義足夠廣泛,能涵括中世紀初期及至當代的彩繪玻璃。彩繪玻璃也常被說成是玻璃和金屬框架,以及偶爾使用的鉛製框架的組合體。還有另一種我很喜歡的定義,來自中世紀日耳曼尼亞(Germanie)的修士維特里雍(Vitellion):彩繪玻璃是將物理光線轉化為神聖光輝的媒介。

在您的藝術品修復工作和個人創作之間有什麼連結?

兩者互為彼此的靈感泉源。進行藝術品修復時,真的必須完全以原作為主,尊重原作的精神與風格,恢復它的原始面貌。那是一種非常平靜、如冥想般的時刻。創作的時候就緊張多了,是一種冒險。古老的彩繪玻璃為我的創作啟發很多靈感,它們以古老的技法和圖像作為基礎,但呈現出全新的演繹。古老的彩繪玻璃是推動我個人創作的動力之一。

古老和當代彩繪玻璃的不同點在哪裡?

我並不確定這兩者間存在任何不同點。古老技術是我個人創作概念的工具。應用在當代作品與建築上,由此改變人們的眼光和看待事情方式的,完全就是前人傳承的古老文化。

馬蒂斯(Matisse)、夏卡爾(Chagall)、蘇拉吉(Soulages)、本扎肯(Benzaken)、雷斯(Raysse)……這些藝術家以何種方式進行彩繪玻璃創作?

當代創作有許多隱患,其中之一就是試圖在玻璃上尋找某種屬於畫布的均勻不透光性,傾向於忽視透明的玻璃載體,而非交替運用不透光性、光線變彩和透明度製造出視覺衝擊,但這根本就是彩繪玻璃的精粹所在。面對雙面的透明載體有可能令人不知所措。因此產生的可能會是如十九世紀那種像鑲飾板感覺的作品,變成窗上掛了一幅藝術家的畫作,而不是附屬建築的彩繪玻璃藝術。附屬這個用語已被人遺忘了,然而這正是彩繪玻璃藝術的精髓。讓我感興趣的是光線。沒有建築物,就沒有彩繪玻璃,而由於建築方面的限制,我們創造了明亮的空間。缺少了彩繪玻璃和建築物之間的對話,就喪失了某種意義。

深入探索

  • 《夏卡爾(Chagall)、蘇拉吉(Soulages)、本扎肯(Benzaken)……當代彩繪玻璃藝術》:建築與文物古蹟博物館(Cité de l’architecture et du patrimoine)於2015年舉辦的展覽圖錄。
  • 想欣賞洛薇·賽利埃爾·文森-貝蒂(Flavie Serrière Vincent-Petit)的創作,請前往塞爾克(Serqueux)教堂,奧布省(Aube )省議會或位於默爾特-摩澤爾省(Meurthe-en-Moselle)的費恩黑小鎮(Fey-en-Haye )。
  • 探索特魯瓦市(Troyes) (外部連結)
  • 準備前往香檳區的旅程 (外部連結)

前往香檳區的特魯瓦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