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mmery酒莊在其酒窖中喚醒當代藝術

位於漢斯的波默里(Pommery)香檳酒莊每年都會在白堊礦場舉辦當代藝術展覽“波默里體驗(L’Expérience Pommery)”。2019年,選取了“地下精神”作為第14屆展覽的主題。這是一種重新探索該酒莊18公里地下長廊的絕佳方式。

機器人

巴歸·哈德沃(Pakui Hardware)二人組,這個名字的靈感來源於夏威夷神話,在白堊礦場17中展示的《習慣的創造物(Creatures of Habit)》系列。由鐵、防水布和其他矽酮材料製成的雕塑讓人想起機器人身上的防護服。

藝術之鼠

波默里(Pommery)酒莊的地下白堊牆壁上有一系列淺浮雕鼠(由愛琳·布夫裡(Aline Bouvry)雕刻而成)。這是藝術家利用恐懼進行創作的一種方式。不要怕,這些通人性的小老鼠(有時也會是無禮的)是您在參觀酒莊時唯一會遇到的!

藝術之鼠

波默里(Pommery)酒莊的地下白堊牆壁上有一系列淺浮雕鼠(由愛琳·布夫裡(Aline Bouvry)雕刻而成)。這是藝術家利用恐懼進行創作的一種方式。不要怕,這些通人性的小老鼠(有時也會是無禮的)是您在參觀酒莊時唯一會遇到的!

通風管

我們在白堊礦場的拐角處無意中發現了英國藝術家霍莉·亨德利(Holly Hendry)的傑出作品《動態平衡II(Homeostasis II)》。絕對不要錯過這個30米高的大傢伙,這是一個名副其實的由通風管罩組成的迷宮。

洋子(Yoko)和約翰(John)

通過將日本實驗動畫電影《噢 洋子(Oh Yoko)》(日本藝術家田名網敬一(Keichi Tanaami)的作品)投影,小野洋子(Yoko Ono)和約翰·列儂(John Lennon)出現在了波默里(Pommery)酒莊地下室的牆壁上。

洋子(Yoko)和約翰(John)

通過將日本實驗動畫電影《噢 洋子(Oh Yoko)》(日本藝術家田名網敬一(Keichi Tanaami)的作品)投影,小野洋子(Yoko Ono)和約翰·列儂(John Lennon)出現在了波默里(Pommery)酒莊地下室的牆壁上。

地下城堡

香檳白堊礦場成為了藝術家安特萬·霍爾費(Antwan Horfee)的基地,他定居於此,或者更確切地說他在此實現了逆轉-這是一座為傑出畫作和動畫片充當移動載體的充氣城堡,也正因為如此,在洞穴中創造出了洞穴視角。

在路易絲·波默里(Louise Pommery)白堊礦場中,向使波默里(Pommery)酒莊成為一個香檳帝國的人致敬,地上到處是空彈殼。藝術家馬提亞斯·伐勒德巴肯(Matias Faldbakken)這一命名為《20000發炮彈(20'000 gun shells)》的作品參照了武器行業。

在路易絲·波默里(Louise Pommery)白堊礦場中,向使波默里(Pommery)酒莊成為一個香檳帝國的人致敬,地上到處是空彈殼。藝術家馬提亞斯·伐勒德巴肯(Matias Faldbakken)這一命名為《20000發炮彈(20'000 gun shells)》的作品參照了武器行業。

獻禮

巴黎街頭藝術SAEIO那個可怕的孩童圖片在2017年夏天突然消失,其實它是在卡諾(Carnot)酒窖中進行展出,這個酒窖是專門為它設計的。這樣就可以探索一組不同時期的繪畫和電影,比如2014年創作的《盧庫斯·普塔(Locus puta) 1》圖像。

虛空

在我們到達酒莊後,迎面所見的是塔尼亞·莫洛(Tania Mouraud)創作的這個裝置。您能解密上面隱藏的銘文嗎?這是《傳道書》中的一句拉丁文熟語“虛空的虛空,一切都是虛空(Vanitas vanitatum et omnia vanitas)”。

虛空

在我們到達酒莊後,迎面所見的是塔尼亞·莫洛(Tania Mouraud)創作的這個裝置。您能解密上面隱藏的銘文嗎?這是《傳道書》中的一句拉丁文熟語“虛空的虛空,一切都是虛空(Vanitas vanitatum et omnia vanitas)”。

今天我們所熟知的波默里(Pommery)酒莊還要歸功於波默里(Pommery)女士。1858年,在她的丈夫死後,這位商業女性將白堊礦場完全變為了18公里長、30米深的地下長廊,並通過116級臺階的巨大樓梯將地下長廊連接至地面。值得一提的是,酒莊建築及其塔樓、城牆和其他主塔建築與當時香檳酒莊中的建築形成了鮮明對比。該酒莊的另一個特色是其位於漢斯中心,有25公頃的封閉式葡萄園克洛斯·蓬巴度(Clos Pompadour),釀造其同名的特別葡萄酒。